您当前的位置 :时评 > 博客争鸣 正文

那小兵:美国人为何活的比中国人更累?

发布时间: 2013-10-29 15:41

  昨天和几位大陆来的中国学者从哈佛肯尼迪学院出来,数分钟车程便来到哈佛大学门前的一处中国菜馆,名叫燕京餐厅。这小店正对着哈佛大学正面,前面是条大马路,周围没有什么餐厅,所有过来吃饭的真不少,我们到时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。店面非常小,座位很挤,几个侍应生来回忙着,那老板不冷不热地来到我们面前,把几份餐牌递给了过来,问:“你们是大陆来的同胞?”我们点点头,其中一位山东人回答老板:“听你口音也是个山东老乡啊?”,那老板说:“我离开山东早,从韩国过来的”,然后便自己去忙了。我们几个坐在等菜,我告诉他们这小店里曾经来过不少中国名人,比如,文质彬彬的胡适之,霸气十足的宋子文等,还有最近还在此出没的薄瓜瓜。这几位中国学者小有兴趣的环顾四周,没有一丝豪华感,到像个中国的市镇小铺子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我们的菜终于来了,一碟是酸甜咕噜肉,一碟是宫保鸡,另外特别炒了一碟醋溜白菜,还上了一盘红烧蒜辫鱼,最后上来的是酸辣汤,按照四个人,没有超过国家“四菜一汤”的新规定。这儿上菜速度很慢,吃完了一盘还没见下一盘送来,越吃越没胃口,大家只得品着清茶闲谈,谈谈家乡名菜,过过嘴瘾。我告诉他们我刚来美国也曾端盘子拿小费,这个工作可是个辛苦活,却能很快赚够学费。当时我在洛杉矶好莱坞一处高级餐馆打工,常常遇到影界人士,学会了如何与他们侃大山,后来竟然还跑到片场里当起配角来,只可惜只演过印第安人角色,那时我可是留着一头飘飘然的长发的。中餐馆虽小,但却是中国社会文化的一个缩影,老板就是个山大王,然后就是大厨,再往下数就是领班,之后是侍应生,最底层的是洗碗工。老板人品有好有坏,但贪心却是共性,不給或少给加班费,爱给小鞋穿,欺负非法移民这类的恶心事总是做过的,这并非奇怪。过去哈佛大学附近中餐馆中洗碗和侍应生都是华人学生,勤工俭学,即使后来他们功成名就也得以提及当年做伙计的事情,成了一种雅趣。如今变了,从中国来的那些学生能入哈佛和MIT的都是天之骄子,没等有执照就买了宝马和大奔,男女出双入对,一点苦日子都沾不上边。

  说话之间我发现党校来的学者最为沉稳,而北京大学来的学者思维最是活跃,山东大学来的就喜欢洗耳恭听,不知不觉这顿饭吃了一个半钟头,让那位老板一个劲来问“还点什么吗?”,有赶我们的意思了。我们从餐馆出来,门外灯光寥落,满大街都是黑压压的,这些大陆来的男人似乎很不自在。“呵呵,这儿晚上也没有个红灯区?”山东老乡终于开口了,北京来的那位乐呵呵地看着我,而那位党校教授继续沉默着,眼中却流露出某种期待。我告诉他们这里是美国最重要的教育地带,周围不少小咖啡店,可以去坐坐,他们显然有些失望了。原来他们期待附近有个唐人街之类的地方,可以去洗个脚或泡个澡之类的,可惜美国还真没这种地方可去,即使去SPA那也只是熏蒸服务,绝无推按按摩之类的服务。

  于是,我驱车带他们回到了旅馆,让他们早点休息,别睡过了时间。这几个人有点余兴,问我是否会玩“斗地主”,我说要备课,明天还得参与讨论《中国的两个一百年研讨》呢,他们便各自回房了。我回到自己房中,心里在想一个问题:“中国今后改革突破点在哪里?”,也许这个问题最终的答案是“车道山前必有路”,正合了老子的无为之治理念,却和西方人的理想主义和理性思维南辕北辙,几乎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了。我忽然明白了一点,制度都是人为自己的惰性制造的,有惰性的民众就有惰性的国家制度,难怪老子早就说要无为之治了。真的很累了,我在茫然间看到了窗外的月亮,它是那么明亮,却显得陌生了。美国人活的累啊,累就累在个人责任心太重,而中国人恰恰相反,学会了把一切责任都交给党,自己轻松生活着,装装样子也就过完一辈子了。

稿源: 凤凰博报

作者: 那小兵 编辑: 舒红 [发表评论]

相关报道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